来下书 - 历史军事 - 大明:我只想做一个小县令啊在线阅读 - 第455章 新年伊始,外臣‘感激涕零’

第455章 新年伊始,外臣‘感激涕零’

        尽管再不舍,这洪武三十一年,终究还是成为过去。

        新年万象更新的第一天,朱允炆顺应天意,正式改元建文。

        建文元年,年初一。

        “一入新年,万事如意,五谷丰登,天下太平,民安乐业,边尘永息,大吉大吉...”

        朱允炆洋洋洒洒提着御笔,在御案上写下新年祝词,眉宇间好一片志得意满。

        百官喜气洋洋的抱拳贺喜,朝野上下一片君臣相谐。

        “宣暹罗使者上殿觐见~~”

        “宣安南使者上殿觐见~~”

        “宣吕宋使者上殿觐见~~”

        “宣老挝使者上殿觐见~~”

        “宣缅甸使者上殿觐见~~”

        “宣朝鲜使者上殿觐见~~”

        “宣......”

        数十国的使者躬身下拜:“拜见天朝上国大明皇帝陛下,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使者平身。”

        朱允炆端坐在龙椅之上,俯视着阶下藩国使者,心中忍不住想起了老朱。

        “皇爷爷,你看到了吗?这才是大明中兴,这才是泱泱中华万邦来朝的盛世!”

        使者们带来不少本国的特产,甚至还有些极具本地特色的动物,以祥瑞之名献上。

        朱允炆龙颜大悦:“好,好,陈迪何在?”

        礼部尚书陈迪上前一步:“臣在。”

        “陈迪,回赐的礼物万不可小气,失了我大明泱泱国威。”

        “回陛下,回赐的礼品早已备下,这是名单,请陛下过目。”

        朱允炆接过礼单,微微皱眉。

        丝绸、茶叶、瓷器这些东西就不必说了,基本是每次回礼必备的。

        但这水泥、工匠...

        这礼单看着不像是回礼,倒像是前朝和亲的陪嫁。

        不过他也没放在心上。

        区区水泥罢了,不过是些建城之物,和青砖瓦片有什么区别?

        “嗯,允了。”

        几国使者眼中闪出兴奋的光芒,心说这一次来大明朝拜的差事,总算是办妥了。

        来之前虽不知这水泥是何物,但听说乃是当朝驸马苏谨所研制,乃是大明一等一的禁品。

        本来还以为这次的差事很难办,甚至已经准备好大量的金银贿赂。

        可没想到新皇帝如此大方,都不用他们费什么口舌,就将此宝物取回。

        使臣纷纷跪下:“多谢皇帝陛下!”

        “尔若真心侍奉上国,上国自以国士待之,无需多礼,平身吧。”

        几国使臣俱面露欢颜,唯朝鲜使者脸色难看,神色间似有隐忧。

        陈迪有些不爽,出言指责:“李使臣,今日乃我大明建文初年新日,尔为何面露不悦?”

        朱允炆眉头也隐隐皱起:“使臣这是何意?可是对朕回赐之礼不满?”

        李在元吓的连忙跪倒在地,战战兢兢的回答:“外臣不敢!陛下赏赐已是厚爱,外臣岂敢挑拣?”

        “那你这神色怏怏,难道是有人难为你不成?”

        李在元这次是奉王命来大明求援的,本在这新年贺堂上不敢开口,生怕惹来陛下不快,但现在却不得不说:

        “回陛下,使臣此次进京朝拜,除贺大明新岁,庆陛下登基外,实乃求援而来!”

        “求援?”

        朱允炆脸色一沉:“说,怎么回事?”

        “陛下,臣...”

        李在元口未张开,泪水却已盈盈:“半年前,有一伙自称来自‘英吉利’的海盗,勾结南边庆氏王族,意图自立!”

        “国主闻讯大怒,立即发兵擒拿庆氏叛臣,可谁想庆氏借助英吉利的船坚炮利,还有铁甲车为患,国主不察反吃大亏!

        发兵将我等击退后,一路攻至平壤,国主才借地利勉强守住。

        若不是上下用命,国主率兵死死抵抗,此刻朝鲜怕已亡国了!”

        “请上国派兵助我驱逐恶徒,保大明藩国不失!”

        闻言,朱允炆脸色阴沉。

        英吉利,应该就是那约翰的国家,又号称日不落帝国。

        朝中知道他和约翰有勾连的人不多,甚至他们在广东的租借法案,都是朱允炆借太祖之名出借。

        但没想到这伙人贼心不死,借了大明的地不够,居然堂而皇之的跑到大明藩属国去搞分裂?

        可现在朱允炆与约翰算是私下的盟友,若是对其动兵,恐怕会影响自己接下来的削藩计划。

        殿内不明真相的官员已勃然大怒:“简直混账!区区一番尔小国,居然敢对我大明藩属动兵,将我大明置于何地?”

        “陛下,臣请发下檄文,请燕王出兵,出征讨贼,正我国威!”

        朱允炆吓了一跳。

        侬脑子瓦特了?

        朕好不容易才削了四叔的兵权,你丫倒好,派他去讨贼?

        到时候军权到手,怕那四叔第一个要讨的贼就是自己吧?

        这话朱允炆不好说,只能不满的瞥了那官员一眼。

        对朱允炆私下的这些操作,齐泰心知肚明。

        看陛下心生不满,他赶紧站了出来:“陛下,圣人云,兵乃不祥之器,非不得已而用之。”

        “我大明泱泱上国,岂有不教而诛之理?”

        “那所谓英吉利,不过一撮尔小国罢了,不如陛下写下一封圣诏,严词训斥,倘若其不识教化,再行计议。”

        黄子澄刚刚慢了一步,闻言赶紧站了出来:“齐大人所言甚是,不教而诛终失了我上国仪表。”

        翟善给了户部尚书王纯州一个眼色,后者虽不知朱允炆背后有何操作,但还是站了出来:

        “陛下,从洪武二十九年至今,西域用兵所费粮草甚巨,恐无力再发起一场国战。”

        见王纯州开口,翟系的官员纷纷站了出来:“臣附议,国家需要恢复生计,请陛下先行下旨申斥。”

        “臣附议。”

        “臣附议。”

        李在元泪水盈盈的看着这些大人们,脑中一片混沌。

        来之前,不是说大明在西域轻松击败了那些番人吗?

        可为什么不愿出手相助?

        李在元迷茫的看着龙椅上的那个年轻人,心中却在想着:“若是太祖还在,能眼睁睁看着这些番人在朝鲜肆虐?”

        “好了!”

        朱允炆摆摆手:“诸位爱卿所言有理,我大明对外决不能不教而诛!

        着拟旨,申斥英吉利不臣之举,命其马上从朝鲜退兵,否则大明将发兵讨之!”

        说完,朱允炆笑眯眯的看着李在元:“使臣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李在元一边在心里谢谢朱允炆全家,一边失望的低下头:“外臣,感激涕零。”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