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书 - 网游竞技 - 联姻五年后她重生了九九月在线阅读 - 第671章 于一凡要走了

第671章 于一凡要走了

        我有时候也在问自己,为什么要回头,但是裴珩如今所做的事情,一次又一次地让我感觉到了他的改变,以及他的补偿。

        看着裴珩已然发红的眼眶,我心里不是滋味,或许很多人会骂我傻,骂我不够坚定,可是人的感情不会一成不变,人的心也不会永远坚定。

        我不是不理智,而是太过理智,所以才非常清楚,这一世的裴珩不应该为了上一世的他而赎罪,在遇到蔚蓝之前,他没有在感情上骗过我,遇到蔚蓝之后,也没有像上一世一样对我做出那么多狠辣的事情,只是我单方面带着上一世的记忆,对他进行了审判。

        “你就当我是为了孩子。”我不想解释那么多,直接找了一个最简单粗暴的理由。

        这世界上有很多夫妻为了孩子而凑合,实在不算什么稀奇事。

        裴珩愣住了,似乎没想到我的回答居然是这样的,沉默了一会儿后,他才答道,“我不配让你回头,如果你真的和于一凡在一起,我会祝福你们两个,他会对你很好,也会对两个孩子很好,我很放心。”

        我没想到裴珩昏迷三天,梦到了上一世的经历过,竟然变得如此洒脱释然起来,甚至还能真心祝福我和于一凡,这种祝福和之前的赌气不一样,而发自内心的坦然和欣慰。

        可这不是我要的结果啊!

        “裴珩你疯了吧?”我恼火了起来,难道我现在这么主动他都看不懂我的意思?

        我从A市跑到H市,又厚着脸皮让于一凡帮我演戏,在裴珩昏迷的时候我守在这里,可不是为了等他醒过来以后,自己一个人回A市。

        “我没疯,只是现在我这个样子你也看到了,我给不了你幸福,你的下半辈子总不能和一个残废在一起吧?”裴珩却异常的平静,反而是开始劝我。

        “我不需要你给我什么幸福,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你从来就没有给过,所以我也没盼着你以后能给我幸福,有时候幸福是自己给自己的,而不是靠着别人去创造。”我不想说那些矫情的话,直说坦白了自己的真实想法,然后答道,“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你起码会是一个好父亲。”

        不用孩子来动摇裴珩的话,他恐怕还会陷入矛盾之中。

        果然,当我提起孩子的时候,裴珩的神情动摇了。

        我紧接着继续说道,“裴珩,我们已经不再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了,那时候年轻气盛,在感情上总是很偏激,很固执,现在我们应该好好地生活,不为了感情的纠结,而耽误现实所需要的一切,我的孩子需要一个爸爸,我自己也需要为这么多年的感情做一个了结,我希望是好的结果。”

        我已经说得如此直接,裴珩陷入了沉思中,他低垂着头,我看不清他的神情,或许现在他需要一点时间好好考虑清楚,我没有催他,而是说道,“你好好考虑一下,我先回去看看孩子,你考虑好了给我一个答复。”

        在这里等有点煎熬,不如回去和洛洛明初他们待着,时间可能好过一点。

        裴珩没有留我,我离开病房以后,发现裴父裴母在外面等着我,见我出来,两人立马就围过来,询问我和裴珩聊了什么。

        我摇摇头,“叔叔,阿姨,我们就简单地聊了一下以后的事情,我会给他一点时间考虑清楚。”

        还不等裴父裴母回答我,我便先离开了。

        ——

        回到家里,我爸妈正在陪着洛洛和明初玩耍,见我回来了,我妈询问裴珩的情况,

        我将裴珩醒过来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他们两个对视一眼,很惊讶,但是又有点松一口气的感觉,毕竟我现在都铁了心要和裴珩在一起了,要是裴珩真的成了瘫痪,苦的就是我。

        “那就好,小于有没有和你说要出国的事情?”我妈这时候问道。

        出国?他才回国没多久,不是说以后要留在国内了吗?

        所以他之前打来的电话,本来是想要和我说这件事吗?但是又忍住没和我说。

        “他现在在哪里?”我问我妈。

        “他在卧室里面整理衣服,你去看看吧。”我妈回头看了一眼二楼卧室的方向。

        我点点头,立马就去了二楼找于一凡,他果然在收拾衣服,看到我来了,还有些惊讶,“你怎么回来了?”

        我走进去,看着他的行李箱,“你要去哪里?”

        于一凡笑了笑,“我接到了一个国际朋友的电话,所以想他那里继续做医疗支援,之前我是打算在国内留下来生活,但是感觉这样的日子不适合我。”

        我其实知道他为什么要走,大概是因为婚礼的事情,我由衷地感到抱歉,“于一凡,婚礼的事情,我们虽然事前说好是假的,但是我知道对你还是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你要是因为婚礼没有举行的原因,那我现在跟你道歉,好吗?”

        “不是你的错,”于一凡见我认错,立马就解释道,“只是我本来以为自己放下了,经过了婚礼的事情,我发现自己还没有真正地放下,我留下来的话会给你和裴珩之间造成影响,也会让我自己的心态越来越不平衡,所以我选择重新出国,再放松一下自己。”

        “一定要出国吗?在国内也可以的。”我不知道自己是出于愧疚,还是因为无话可说,所以我问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于一凡怔了怔,随即笑道,“你要挽留我?许知意,你现在的身份不应该挽留我。”

        我既然已经决定要和裴珩一起,确实就不应该再挽留,只是我很自私地不想失去他这个朋友,哪怕明知道我们是当不了朋友的。

        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看着于一凡继续将行李收好,随后他对我说道,“我是今天下午的机票,马上就要出发去机场了,这里的房子你们可以继续住,不过应该你会搬到隔壁去吧,不管是住哪里都可以。”

        听到他这些话,我心里更难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