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苏零月下意识护着肚子:“江总,你就非要羞辱我吗?”

        电话突然响起。

        是独属于她妹妹苏芷嫣的铃声。

        江初寒没有放开她,只是伸手把手机接起,语气极致温柔:“芷嫣,怎么这时候打电话了?”

        苏芷嫣的声音,清清脆脆的响起:“初寒哥哥,我下月回国,你来接我好不好?”

        m国那边是大白天,阳光正好。

        江初寒看了一眼窗外的月色,话里更是宠溺:“好,我去接你。”

        苏零月听着这话,忽然就有点反胃。

        “呕”一声,她想吐。

        但又很快捂了嘴,不想发生任何声音,江初寒眸光落下来,眉峰渐然冷冽。

        “初寒哥哥,那我挂了,我同学来找我了。”苏芷嫣清脆的声音落下,江初寒道了别,把手机熄屏扔到一边。

        大手却直接捏起女人的下巴,目光中盛满了冷意:“你刚刚是什么意思?嫌我恶心?”

        “不,我没有......”

        “你最好没有。因为这是你自找的。”

        听了这话,苏零月的小脸越发惨白。

        是啊,这都是她自找的。

        她是苏家养女,七岁之前在孤儿院,七岁那年入苏家。

        苏家还有一个小妹妹,名叫苏芷嫣,苏芷嫣有未婚夫,便是江初寒。

        当年,在苏芷嫣与江初寒订婚夜前夕,她爬了这位未来妹夫的床。

        事发后,苏家人蜂拥而至,而她,百口莫辩!

        后来,苏芷嫣伤心出国,而苏家舍不得江初寒这个有权势的金龟婿,便提出让苏零月代替苏芷嫣留在江初寒身边......说是留,其实就是要用身体,勾住江初寒,让他不至于忘了苏芷嫣。

        当时,苏零月震惊极了,她不能同意!

        一次的错误就够了,她不能再这么无耻的留下......这样会让江初寒以为,她是个心机女,她不能让自己连最后的自尊都没有。

        苏家见她不听话,直接拿孤儿院来威胁她:如果不同意,就让孤儿院开不下去!当然,她的院长奶奶,死了之后也无人收尸。

        苏零月沉默了,终于答应了下来。

        自此之后,她就留在了江初寒身边,后来又入职江氏集团,成了江初寒身边的助理秘书。

        两人白天工作时,是老板与员工的关系。

        下了班,回到公寓中,苏零月便是他江初寒收藏的玩物。

        回想这一切,苏零月面无表情,心又是孤单的。

        可她心中有一个秘密,却从来无人得知......她虽是养女,也有爱情,她暗恋江初寒,也很久了。

        如果说第一次的错误,让她意外,也有种隐密的窃喜,那么后来的事情,却是让她无法掌控的。

        这种偷来的人生,早晚都有被戳破的一天。

        至此,她又在想,或许到了这一步,她不应该再贪恋太多,她应该留下这个孩子......留下这个在世上唯一与他,有牵绊的孩子。

        ......

        一支烟抽完,男人照例去浴室沐浴。

        进去之前,他看着她:“芷嫣要回来了,她喜欢大点的庄园,你这几天没事就去准备吧,里面的装修也交给你。”

        苏零月沉默了一瞬,心脏深处有丝密密麻麻的疼痛,突然袭来。

        “好的,我知道了,庄园的事,我会处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