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黑色的宾利车停在物业门口,男人拿着伞靠在车门上,一双眼睛带着沉冷的戾,有着冰冷的寒。

        像极了来抓现场的丈夫。

        脑中闪过这一道想法,苏零月莫名有点慌。

        她接了伞,小心翼翼的踏着脚下的积水过去。

        在距他三步远的地方站定,轻声说道:“我来看看庄园的布局,要做装修,总得心中有数才行。”

        江初寒视线在她身上扫过,落在她手中的伞上:“嗯,苏小姐有心了。”

        这话怎么听都有些阴阳怪气,分明是不相信她。

        苏零月不想在这里顶撞他......或者说,她一直都没有顶撞过他。

        这会儿依然轻声解释着:“抱歉,刚好下了雨,就多留了会儿。”

        江初寒视线向后看,隔着雨幕不知道在看什么,也并没有与苏零月交谈或者听她解释的意思,再收回视线时,已经转身上车。

        车子很快离去,她像一只被抛弃的猫,狼狈而不知所谓。

        雨水没过脚踝,有些凉,车身激起的污水溅了她一身,苏零月打个冷战,深吸一口气,回身看向程经理,一脸歉意的道:“抱歉,我们老板,他心情可能不太好。”

        程经理:......

        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有这样的老板,也真是不幸:“苏小姐,我也要下班了,要不,我捎你一段?雨还在下,路上的积水也深,也打不到车。你这样一个人回去,路上出事了怎么办?”

        苏零月婉拒:“谢谢,但是不用了......我坐公交车就行。”

        那男人已经迁怒了,她也实在惹不起,也更怕无辜的程经理因此被牵连。

        谢绝了程经理的好意,苏零月一脚深一脚浅的踩着雨水出去。

        园区出来,入眼是比较荒凉的郊区,公交车也比较少,再加上下雨天......车辆就更少了。

        她站在路边,一直等了差不多快一个小时,才来了辆晃晃悠悠的公交,苏零月松口气,连忙上车,扫码。

        在公交车开走后,一辆黑色的宾利缓缓的跟上。

        一直到晚上九点钟,苏零月终于千难万险回了公寓。

        身上的衣服完全湿透了,手机也进了雨,暂时不能开机。

        她冷得哆嗦,进门顾不得别的,先去厨房烧了一大碗姜汤喝......然后找到感冒药,想喝一片。

        可突然又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把药又放了回去。

        “淋成这样,就有那么多话说?”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吓了苏零月一跳。

        男人坐在客厅,阴影从他头顶落下,看不清眉眼。

        周身冰冷的情绪,铺天盖地的压过来,让她瞬间又打了个哆嗦......淋湿的衣服贴在身上,寒意直往骨缝里钻。

        她沉默着,并没有解释。

        男人起身,“啪”的一声把灯光打开,她微微闭眼,有些不适合这突来其来的光亮。

        “苏零月。”

        高大的身影笼在她的身上,江初寒垂眸看着她,伸手在她湿漉漉的脸上轻轻滑过。

        像是毒蛇爬过肌肤,又像是死神的手,掠过生命。

        却最终,落在了她的腰间,将她用力压向他。

        全身贴合,无一丝缝隙。

        她身上的雨,湿了他的黑色西装,他的手却是穿过她的发丝,如同情人间的情趣一般,他轻轻摩挲着她。

        “他,碰你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