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事出突然,苏零月心中纵然有不快,但也不可能跟一个服务员计较。

        不过,她此时已感受到了来自秦喻君的恶意,当即回道:“不用了,我不习惯穿别人的衣服!抱歉,我要稍离开片刻,去洗手间处理一下!”

        反正她下午不用出差,呆会儿吃完饭,直接回公司换衣服就行,她在公司备的有衣服。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服务员吓得一直道歉,苏零月知道她的担忧。

        如果她不同意和解,必须要赔偿的话,可能服务员这个月的工资都要被扣光。

        既然秦喻君先一步替她表明了态度不介意,苏零月也愿意当这个好人:“没事,回头洗洗就好了。”

        实际上,这身衣服是高定的。

        是她为数不多的几套撑场面的衣服,染上了油渍,是不可能洗干净的。

        可真要扔掉的话,她也心疼......几万块钱的衣服,对她来说,是一笔很大的开支。

        这边出了差错,江初寒与秦国福也停下了谈论的项目,江初寒看过来的时候,的眼底明显带了凉意。

        苏零月下意识抬头,说道:“江总,抱歉,我先离开一下。”

        服务员红着眼睛跟着退出去,很快又拿了工具进来,把地上掉落的菜色收拾干净。

        秦喻君捏着手机漫不经心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直到服务员离开,她才若有所思收回目光。

        指尖在手机屏幕上按了几下,也跟着起身道:“江总,爸,你们两个先聊,我去看看苏秘书。”

        洗手间。

        苏零月不是太舒服,跌跌撞撞进去之后,脸色已经红的厉害。

        她甚至连呼出的气体中,都带着浓浓的酒意。

        抬手用力的压了压眉心......她酒量一向不错,平时也是给江初寒挡酒练出来的。

        但今天,怎么一杯就醉成这样?

        纵然是怀孕,也不可能这么不胜酒力。

        深吸口气,苏零月用力甩了甩头,又扑了凉水打在脸上,体里渐渐烧起来的感觉,让她下意识觉得不妙。

        这,像是被人算计了?

        如同三年前,一模一样的感觉......而那一次,她爬上了江初寒的床。

        低头看着衣服上的脏污,苏零月知道不能再等。

        她拿了纸巾快速沾了水,然后去擦着衣服,没注意到身后有人低头走了进来。

        那人进来后,直接与她擦身而过,进了里面的厕所。

        片刻,又从厕所出来,到盥洗池这边洗手。

        苏零月一无所觉,依然低头在擦着衣服上的脏污。

        “小姐,需要帮忙吗?”

        压低的声音突兀说着,苏零月额上已经出了汗。

        体内的燥热,让她脸色越发的红。

        再加上酒精的刺激,她恨不得能马上把衣服擦干净。

        此时听到有人说可以帮忙,她下意识抬头......猫一样的眼睛里不自觉的溢出的媚态,直接让她对面的人看傻了眼。

        喉咙“咕噜”一下,口水吞了进去,苏零月的视线猛的盯在她的脖间,居然有喉结:“你是男人?这里是女厕,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恰在这时,厕所的门,“咔哒”一声,锁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