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在她洗得差不多的时候,江初寒脸色冰冷的将她从浴缸里抱了出来。

        湿漉漉的长发并没有擦拭。

        她娇小的身体被扔在床上,很快,高高大大的男人俯身而上......

        很久很久之后。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江初寒也累极了,她才终于散尽这一身的荒唐,沉沉睡去。

        药效退散之后,她皮肤的光泽,也从粉色转为了正常,但抬手抚摸而上,似乎还显滚烫。

        “查,这是谁动的手。”江初寒冷冷说道。

        石汀身为江总身边的第一特助,这会儿早就忙得不行了。

        尤其,当司机传回消息,说是江总并没有去d城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又有的忙了。

        抬手推了一把鼻梁上架着的眼镜,石汀叹气:“江总,有关苏秘书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左不过就是在酒店用餐的时候,着了别人的道......可是,会是谁呢?他们这样算计苏秘书,又会对谁有好处?”

        身为特助,有些话是不能多说的。

        比如现在,江初寒只是暂时没想到这一点......但经过石汀这么一提醒,他已经什么都明白了。

        侧眸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江初寒抿紧着唇,翻身而起。

        他拿了手机,给d城打电话:“抱歉,临时出些状况,会议需要推后三个小时,晚上七点钟,我准时到。”

        d城,莫红果在等着接机。

        但等到现在,却只等到这份推迟的决定。

        她目中闪过冷意,常年的发号施令,让她最讨厌被别人放鸽子......但对于江初寒,她惹不起,只好挤出一丝笑意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七点钟,海宴楼见。”

        “好!”

        江初寒挂断电话,转身又去浴室洗澡。

        千万别小看江氏旗下的任何一位员工。

        哪怕就是一名司机,也有可能是一位高手,要不然,江初寒也不可能把这件事交给他去办。

        司机姓褚,褚白。

        褚白查这件事情,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时间,便查到了所有的来龙去脉。

        事情报到江初寒耳边,褚白恭敬的道:“江总,是秦家大小姐做下的。在酒里下了药,厕所是她让人故意堵的......外面的几个流氓,也是她找的人......”

        江初寒目光沉沉,捏紧手机:“知道了。”

        洗澡出来,他换了身衣服,径直飞往d城。

        褚白收起通话,转头看向三个已经被绑成粽子一样的人,吩咐下去:“他们既然喜欢用强,那这下辈子,就如了他们的愿。”

        三个人哭叫不止的被带了出去,很快,他们会随同去往海外的船只到达m洲,上岸之后,会直接被送入红灯区。

        在哪里,有很多人喜欢这样年轻力壮的小白脸。

        希望他们往后余生,会过得美满幸福。

        两个小时后,江初寒到达d城。

        又过两个小时后,苏零月终于缓缓醒来。

        醒来的一瞬间,她脸色发白,猛的翻身坐起,下意识查看自己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