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杰克的意思很明显,他要与她做。

        而m国人,在性这方面,一向放得很开。

        但苏芷嫣不想跟他做。

        至少现在不能!

        她才刚刚补好了那层膜,要是跟杰克做一场的话,那她又图什么了?

        心思电转间,她红着眼圈扑进杰克的怀里,哽咽说道:“非常抱歉,杰克,我现在就要订机票,晚上就要离开了......”

        而她越是这样婉拒,杰克越是想要得到她。

        他的女神,永远都是这么圣洁。

        忍不住激烈的吻着她。

        旁边的同学起哄着,笑闹着......苏芷嫣羞的将脑袋扎到杰克怀里,实则却是躲着杰克的吻。

        而她越是这副娇羞的样子,杰克越是珍惜她。

        整整一夜,苏零月没有睡好。

        程媛砸了一场倒是走了,她一个人收拾现场,直到凌晨一点。

        而她皮肤向来敏感,被程媛打了耳光后,不止两边的脸都肿了,牙也疼了起来。

        这种时候,她不敢吃药,甚至连凉水都不敢喝,冰敷也不敢。

        怕万一有个头疼脑热,那就更不好了。

        忍了大半夜,实在忍不了了,她翻身坐起,一直靠着床忍着,到天亮。

        时间到了六点钟,她估摸着余晚阳也醒了,这才打了电话过去,有气无力的道:“晚阳,我牙疼,能吃什么药?”

        余晚阳脸色变了:“疼了多久?”

        “一晚上。”

        “那你怎么没给我打电话?苏零月,怎么不疼死你!”余晚阳气得不行,马上说道:“用盐水先含在口中,盐水杀菌。然后家里有没有生姜?切片先咬着。”

        苏零月照做。

        电话没有挂断,余晚阳以最快的速度出门:“我马上开车过去,你准备一下,一会儿去医院。”

        “医院就不用了吧?”

        嘴里含着淡盐水吐了出去,但感觉没什么用,苏零月又把生姜咬到牙根,说话模糊不清,“我一会儿要出门,你告诉我用什么药就行。”

        “想要你的孩子好好的,就别乱用药。”余晚阳心情糟糕透了。

        牙疼这种病,别看事不大,疼起来能要命。

        她能坚持一晚上不给他打电话,就这么硬忍着吗?

        电话挂断,他目光冷沉,车子也开得更快了一些。

        叮咚!

        门铃响了,苏零月愣了一下:“来这么快?”

        看看身上的衣服,马上把睡衣换了,这才去开门,苏向前跟程媛两人阴沉着脸站在门口,程媛一把推开她:“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家里又藏男人了?”

        苏零月踉跄后退两步,扶着墙站好。

        程媛没理她,已经绕着不大的公寓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苏向前则直接跟她说道:“你怀孕的事,你妈都跟我说了。你是什么意思?要生下来,还是要打掉?”

        他走去客厅坐下,熟练的把脚抬起,放到了茶几上。

        这样的作派,像是他才是这家里的男主人一样,随意的很。

        他审视的目光盯着苏零月,呵呵一声说道:“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瞒着我们敢怀孕,就不怕你这孩子保不住?”

        苏零月声音极轻:“爸,怀孕也不是我愿意的......可现在已经怀孕了,那你们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但,话虽如此。

        可苏零月知道,这个孩子,她是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保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