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苏零月以最快的速度,把庄园的装修交给苏向前后,就去公司人事部递交了辞职报告。

        人事经理震惊看着她,有些为难:“苏秘书,你真的要离职吗?这事,江总知不知道?”

        说实话,他有点不敢批这个辞职报告。

        全公司上下有一个算一个,包括扫地大妈都知道:苏经理说是江总的生活助理,但实则上就是个陪床的。

        这次江总去往d城,暂时不在公司......如果他真敢在这个时候把人给放走了,等江总从d城回来了,他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江总知道的。”

        苏零月很平静的撒了个谎。

        江初寒他的确会知道的,但不是现在。

        人事经理这才点点头,但还是打电话申请了一下副总那边,副总同意了,他这才批了报告。

        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给她办了离职手续,又语重心长的说:“苏秘书,你离职这事情,真的挺突然的。如果有可能,我还是要挽留一下的。”

        苏零月看着他明显可惜的语态,笑笑说道:“不了,已经决定了,但还是要谢谢你的好意思。”

        离职跟挽留,并没有直接关系。

        国人总是这样,面子工程也得做......人走茶凉的事情,屡见不鲜。

        挽留也不过是给彼此留个好印象而已。

        苏零月也不会蠢到以为他是真的想留自己。

        “苏秘书,依公司规定,你离职之后,只允许带私人物品,其它一切公司用品,都不允许带走的。我们,还是要检查一下的。”

        “可以。”

        苏零月答应,并退开。

        她的东西不多,也仅仅只有个手包。

        手包里除了很私人的化妆品之外,就是手机充电器了。

        干干净净的离职,一如她来时一样。

        她怎么来的,就怎么走。

        而且,现在又是夏天,她穿的是一身单薄的衣裙,也不可能会藏什么东西。

        视线在她身上扫一眼,人事经理道:“苏秘书,可以了。本月你没有满勤,但你既然离职,也就不会扣你工资。按照规定,在下月十号的时候,公司依然会按整月,把本月工资给你结算好,然后打入你的卡中,这也算是公司给离职老员工的一点福利了。”

        “好的,谢谢。”

        苏零月道。

        对于这半个多月的工资,她已经不在乎了。

        她只想离开。

        现在,马上,立刻!

        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江城,离开江初寒,离开这个让她喘不过气,又背负了无数债务的城市。

        而只有离开这里,远走他乡,她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从人事办公室出来,苏零月长长的松了口气,却转角碰上了市场部经理孙胜。

        她的离职是突然的,孙胜还不知道她离职的事情。

        这会儿见了她,打招呼道:“苏秘书。”

        苏零月也很客气的点点头:“孙经理。”

        两人擦身而过,彼此之间没有多言。

        孙胜却下意识停了脚步,扭头去看:前方就是人事部。

        她去人事部做什么?

        孙胜推门进去,人事经理把苏零月的辞职报告刚收起来,孙胜一边想着市场部刚入职的几个新人,一边闲问:“刚刚在门口遇到苏秘书了,她们秘书部也要招人了吗?”

        公司所有的进出人员,都要经过人事部。

        “你说苏秘书啊,她不是来招人的,她是来辞职的。”人事经理说着,又问他,“这次市场部进多少人?不是我说你啊,老孙,你这市场部,看似人员最多,但这调动也是最频繁的,每天都有新进人员,也都有离职人员。我这儿都快忙死了。”

        孙胜吃惊:“什么?苏零月离职了?”

        真行啊!

        竟然半点口风都不露。

        苏零月在公司最大的作用,就是在江初寒需要的时候,她得无条件陪床。

        除了每月必来的生理期,其它时间,她几乎都没有休息的时候。

        如今离职,她这职位也并不需要做什么交接。

        她拿了包包直接走人。

        路过前台的时候,她停了下脚步,对前台说了声:“再见。”

        余晚阳已经开车在江氏集团的楼前等着,苏零月上车,脸上浮起的是轻松的笑容:“晚阳,从今以后,我就自由了,恭喜我吧!”

        “恭喜。”

        余晚阳真诚的说,然后看看中午的太阳,“择日不如撞时,就现在庆祝吧!已经快到中午了,我们先去吃午饭。”

        话落,又仔细看她的脸:“那药膏不错,这么快就消肿了。”

        “是啊,主要还是你的药膏好。”

        摸摸自己的脸,就算再疼,也觉得挺开心的。

        两人车子开到一处私房菜馆,正要进门,苏零月的电话响了,程媛命令道:“你辞职了吗?有没有马上搬走?你妹妹下午一点钟的飞机,你跟我们一起去接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