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用餐被打断,任谁都不愉快。

        更何况,还是曾经认识的秦大小姐。

        想到上次的事情,苏零月把筷子捏在手里,很用力。

        点点头,说道:“抱歉,不方便。”

        可秦喻君已经坐下了,这时候走的话,真心觉得没面子。

        仗着自己的身份,她马上又说道:“我只是坐一下,应该没问题的。”

        余晚阳不说话。

        他将视线转向了苏零月。

        如果她搞不定,他会亲自出手。

        “秦小姐是身处高位久了,想必耳朵也不好使了。我说了,不方便,你听不懂?”

        苏零月淡了目光,看着她说道,“还有,这是休息时间,我跟秦小姐不熟,请不要叫我苏秘书。”

        她辞职的事情,想必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人知道的。

        而在这件事情传到江初寒耳朵里之前,她能捂多久,就捂多久。

        秦喻君这次是终于听明白,她是真的被拒绝了。

        拒绝的还不止一次!

        “苏零月,我们之间应该没什么仇怨吧,我只是想要跟你聊一会儿,你又何必这么不给面子,咄咄逼人?”

        身为秦家大小姐,也是秦氏集团的总经理,秦喻君是强势惯了的。

        这会儿她降尊纡贵的来找她,她却给她如此没脸,这谁给她的胆子?

        目光猛然间犀利,秦喻君将视线转向了余晚阳,眼底存着打量,更多的是轻蔑:“我明白了,苏小姐是背着江总出来约会别的男人了,这是怕我知道了你们的私情,所以才这么着急的赶我走?苏小姐,你行啊,这眼光不错啊,颜值这么高的男人,你是怎么搞到手的,你......”

        刷!

        一杯水泼到脸上,秦喻君这喋喋不休的声音猛的顿住,继尔便是一声尖叫,“苏零月!你疯了吗!”

        店员听到动静看过来,哦,两名客人起了冲突,暂时不用理会。

        苏零月把水杯放下,面色淡淡的说:“我说话你听不懂,那就只好想办法让秦小姐清醒清醒了。你看,这不是清醒了吗?秦小姐,所谓给不给面子,是取决于自己要不要脸。秦小姐如果不想被人围观,成为一个笑话,就请离开我们这张桌子。”

        没什么仇怨?

        那抱歉,在她这里,仇怨大了去了。

        “你!”

        拿出纸巾擦着脸,秦喻君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

        她发誓,她是不会放过这个女人的,她不会的!

        起了身,重重的脚跟踩着地面,秦喻君火速离开。

        她的妆花了,她要重新去补。

        她是秦氏集团大小姐,这口气,她绝忍不下。

        “零月,你刚刚冲动了。”

        余晚阳将视线收回,担忧的说道,“抓紧时间离开江城,走得晚了,我怕这秦家会报复你。据我所知,这秦喻君为人处事,手段一向偏激。”

        “我知道。”

        苏零月努力控制着自己,才没有一耳光打过去。

        上次酒店的事情,苏零月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也不能说。

        但这不表示,她就会忍了这口气。

        一顿午饭吃得潦草。

        吃过午饭后,苏零月就收拾了所有东西,从江初寒给她买的公寓中搬走了。

        她带走的东西不多,只有自己的贴身衣服外加两身换洗衣服。

        剩下的私人物品,能带走的带走,带不走的,她干脆就扔了。

        这间公寓,她来之前是什么样,走之后,也要归成什么样。

        “再见。”

        钥匙放在客厅桌几上,苏零月“砰”的一声将门关上,毫不留恋。

        对于过去的一切,至此,全部放下。

        轻抚了一下自己尚未显怀的肚子,苏零月拉着行李箱出去,打车直奔机场。

        为了避免跟回国的苏芷嫣撞上,苏零月特的选择了别的机场。

        余晚阳也为了避嫌,防止江初寒追踪,早早跟她说好,不送机场,不打电话。

        出租车一路直奔机场,苏零月的心情非常的好。

        程媛接起电话:“出什么事了?”

        “夫人,我看到大小姐从公寓出来,拉了行李箱,去往机场了。”保镖开车跟在出租车后面,视线盯紧着苏零月的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