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幸亏他也是有一些功夫在身上的,这才堪堪稳住了身子,不然刚才那一下他可是要在花夜莲面前出洋相了的。

        “你放心好了,他胆儿大着呢,刚才我都那样问他,他都说不害怕了,你现在也不用担心。”花夜莲说。

        这话也不知道究竟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叶流月听的。

        刚才的事情大家有目共睹,明明景宏是害怕的,只不过就是因为自己这个做人家亲娘的串通了小孩子一番,景宏才临阵改了口,现在天色已经这样晚了,倒也不知道他一个人在破庙中究竟怕不怕。

        念及此处,花夜莲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嘴上也不再调戏叶流月了,转身就大步朝着破庙走去。

        看着她步履匆匆的样子,叶流月知道她这个娘亲可总算是惦记起自己儿子的死活了。

        距离破庙门口还有一丈远,花夜莲的大嗓门就已经扯开了喊。

        “景宏,你还在里面吗?娘回来了,你在的话就回答娘一声。”花夜莲说。

        空气沉寂着,并没有如花夜莲所想一般从远处传来景宏的声音。

        “他不会又被那个人贩子给带走了吧?”花夜莲脸色一白,可见是想到了那些日子里景宏受到的伤。

        “应该是不会,你放心好了,如果他被带走了,这破庙周围一定会有挣扎打斗的痕迹,但是这里看起来跟我们离开之前并无两样,他一定还在破庙之中。”叶流月安慰道。

        早在离开之前他就多留了一个心眼儿,在地上放了两块石子,现在他们回来了,那两块石子还是摆在原位,所以他断定在他们离开这段时间里绝对没有人进去过。

        “好吧,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现在估计就相信你。”花夜莲说着,提起裙摆,冲着破庙跑了过去。

        叶流月跟在身后看着她跌跌撞撞的样子,心里知道她当真是着急了,于是一言不发也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景宏,景宏。”花夜莲喊。

        “娘,你们回来啦,我在这儿呢。”破庙里一个小小的角落当中传出一声细若游丝的童稚声。

        花夜莲将手中的干柴来不及安置到角落便把它抛在了地上,快速来到了发出声音的小角落边。

        “景宏,你人在里面吗?”花夜莲问。

        “娘,我在里面,你看我在这儿发现了好多的东西啊,你快看看有没有我们能够用得上的。”景宏兴奋的声音从一块破布下掩着的一个洞口里传出来。

        花夜莲双腿跪在了地上,身子往下压,脸朝着洞口抵过去,终于在微弱的光亮当中看到了一脸灰扑扑的景宏。

        “你怎么钻到里面去了都不知道跟娘亲打一声招呼呢,快出来,里面多阴冷啊,也不怕再受了凉得了风寒。”花夜莲生气的说。

        景宏缩了缩脖子,虽然有话想要跟花夜莲说,但他也清楚自己在洞里面是没有办法好好的跟花夜莲说清楚的,于是二话不说手脚麻利的就从洞里面爬了出来。

        “看看你这身上脏的呀,你到底是怎么钻进去的?什么时候发现这还有一个洞?”花夜莲看着一身灰的景宏,抬起手来拍了拍他的衣服,又拿出自己的帕子擦干净了他脸上的灰尘。

        “娘,刚才看着你跟爹出去,我一个人呆着无聊就四处转了转,没想到竟然在这儿发现了一个洞,里面可是有好多好多的宝贝呢。”

        景宏漆黑发亮的眼珠滴溜溜转着。

        花夜莲好不容易总算是拍完了他身上的灰尘,听他这样一说,不由好奇的询问道:“哦,这洞里面有什么宝贝啊,你和娘说一说,让娘也听一听。”

        “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怎样跟娘亲说,要不你爬到洞口这儿来看看吧,就在里面的。”景宏兴奋极了,刚刚才被擦干净的衣裤又立马蹭到了地面上。

        花夜莲忍住想要反手给他一巴掌的心情,双颊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来,双膝就没有从地上离开过。

        “娘刚刚才给你擦干净裤子,你可不可以先站一会儿,然后再给娘看里面的宝物呢?”花夜莲咬牙切齿的说。

        “啊,对不起,娘,我都忘记了,只顾的想和你一起分享里面藏着的那些宝贝,我不是故意的,娘。你不要生气了。”景宏立马反应过来花夜莲有一些不开心,从地上站了起来唯唯诺诺的说。

        花夜莲本意并不是想要责怪谁,她只不过是想要景宏听话一点,现在又看到小孩儿一脸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心不知怎的,倒软了几分。

        “对不起,应该是娘和你道歉,娘并没有想要责怪你的意思,没关系,你继续跪着吧,改明儿娘带你出去再给你打点布料,做身衣裳好了。”花夜莲说,为了表示自己的善意,她甚至伸出手夹了夹小家伙的脸。

        景宏就这样乖乖的,一动不动任由花夜莲掐自己。

        反正一点儿也不疼,反而让自己感觉这样似乎是能够让娘亲更加开心。

        景宏实在是害怕结了,如果这一次自己不听话,可能又要被之前的坏女人抓走,到时候免不了又是一顿皮开肉绽,他现在只想好好的跟着花夜莲,哪怕被她骂,让自己睡在外面都没有关系。

        看着这个小可怜的脸,肉嘟嘟好好捏的样子,花夜莲心都快化了。

        最后还是叶流月实在看不下去,提醒她是不是可以放手了,花夜莲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要是再捏下去,景宏的脸怕是红的要没办法见人了。

        “嗨,你看我这记性,上瘾了就忘记不能这样捏小孩子的脸,要不然以后得了口水症,治起来可麻烦了。”花夜莲冲着叶流月说。

        “口水症?这是什么症状?倒是从未听说过有这种症状。”叶流月皱着眉头说。

        “没事没事,就是一种小孩子容易流口水的症状而已,没关系,只要平常注意不要经常掐到小孩子的脸蛋就可以避免。”花夜莲说,甩着手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没关系的娘,如果你喜欢掐我的脸可以掐的,景宏一点都不疼。”景宏说。

        甚至主动上前了两步,把自己的脸往花夜莲手里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