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可今天他回去的时候,父母都来了。

        他愣住,然后马上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爸,妈,你们来怎么也不说一声?”

        余父余母对视一眼,两人头上的白发越发的显眼,余父小心翼翼的道:“晚阳,医院是不是出事了?我跟你妈刚刚接了好多电话......”

        电话的内容,他就不说了。

        种种恶毒的谩骂,指责,让他差点心脏病发作,他们老两口只好把手机关了,商量了一下,就过来找儿子了。

        余晚阳没想到,事情会发酵的这么快,他沉默一下,说道:“对不起。”

        他从小品学兼优,直到毕业,都没让父母操心过,他也一直是父母的骄傲,可他没料到,会在这个时候,让已经年过半百的父母,遭受这样的打击。

        但他除了说对不起,也没什么好的办法。

        沉默着把自己的私人物品搬进房间,跟父母说道:“爸,妈。医院出了一些事,我最近会处理。这些日子,你们先跟我住一起,方便照顾。”

        两位老人对视一眼,齐齐叹声:“知道了,那我们就先住这里一段时间吧!”

        说真的,他们也不敢回去了。

        他们年纪大了,怕被人围攻,更怕一口气上不来,直接见了阎王。

        儿子还没结婚,他们不甘心就这么早早的去了。

        医闹的事情,愈演愈烈,所有人都在看着,都在等一个结果。

        程媛把手机扔开,眼里带着阴骛:“该死的余晚阳,依我看,这件事情,一定是他插手了。要不然,那死丫头怎么可能会大半夜跑掉?”

        苏向前掀了掀眼皮子,这会儿倒是放松了:“急什么?江初寒出手,那丫头跑不了的。”

        程媛深以为意,但同时,也对江初寒的手段,有了一个最新的认知。

        她看了一眼楼上,压低声音说道:“咱们嫣嫣的事情,得抓紧了。你看江初寒对那死丫头的迷恋程度,分明是不打算放手的......”

        现在这种情况,就是架在火上烤了。

        不管能不能找到苏零月,她都心里不安。

        “妇人之见,永远都是头发长,见识短。事以至此,那就走一步说一步吧!”苏向前说完,开车出去了。

        公司有些事情还要处理,他不会把所有的精力,都浪费在这上头。

        程媛一想,也是,一个死丫头,翻不起什么风浪!

        大不了就是鸡飞蛋打。

        到时候,就说她肚子里怀了别的男人的野种,让她被万人指责,也不能真让她母凭子贵嫁入江家!

        江初寒,必须属于嫣嫣!

        江氏集团。

        副总经理与人事经理,同时被开除。

        通知下达的时候,公司员工都震惊了,到处打听,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两位高层突然就被开除了呢?

        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隐情?

        难道是,两人一起贪墨公司财产了吗?

        猜测与八卦疯狂传播着,但永远猜不到事情的真相。

        孙胜此刻,则是脑门冒汗的站在顶楼的总裁办公室,结结巴巴说着当时的事情:“......总裁,具体情况就是这些。苏秘书当时离职手续办得特别快,也没听说她与公司里面的员工起过冲突,应该不存在什么职场欺凌这些情况。”

        “不存在?我怎么听说,连公司一个前台,都敢拿雨伞来说事?她是我的生活秘书,她去要把伞,前台都敢不给,这好大的威风。”

        江初寒冷冷说着,他桌上放着一份资料,是在刚刚五分钟之前,石汀调查后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