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暂时没有。”石汀说道,“就是余医生的父母不堪其扰,搬离了他们原来居住的地方,住进了余医生的公寓中。”

        石汀觉得这事,真挺可怕的。

        网络的力量是强大的。

        刻意搜索之下的无差别攻击,别说一对老人受不了,就是他一个年轻人,在遭受这种暴力的时候,可能也觉得受不了。

        江初寒指节轻敲着沙发扶手,每一下都敲得很有节奏,石汀多看了一眼,把不准老板是怎么想的,也没敢多问。

        “引导一下舆论,祸不及父母。”

        敲击扶手的动作停了下来,江初寒淡淡说道,石汀松了口气,即刻去办。

        江城出了这么大事,江氏集团总裁,江初寒先生圈养的一只金丝雀,突然不受管束的跑了这件事情,很快传遍整个江城。

        这也给当下市民的快节奏生活中,增添了一抹茶余饭后的笑料。

        “这件事情,该怎么说呢!也许是人家那只小金丝雀,又攀上了别的高枝。江总一味强压的手段终是过时了,没准小金丝雀只喜欢自由,对这种牢笼一样的生活,腻了烦了,想冲上高空去展翅高飞。”

        秦喻君拿着球杆正在打桌球。

        娇俏的身段,是标准的s型,弯腰下身的时候,高耸的胸部几乎到紧贴到了台桌边缘。

        旁边几个男人看着眼谗。

        有人终于忍不住,走过来看着她,继续说道:“听说那小金丝雀爬床的本事挺厉害的,要不是这样,当初的江总也不会动了心。”

        “你顶着一张嘴说话是放屁的吗?什么叫动心?养一只金丝雀那也叫动心?”秦喻君却忽然把球杆扔了出去,满眼的不高兴,“不玩了,扫兴!”

        她起身之后,那s形的身段虽然不如刚刚明显了,但依然也勾人。

        男人视线不着痕迹的从她胸前掠过,越发的轻笑:“大小姐着什么急嘛!这不就是随便说说。至于那雀不雀的,总之也不归咱管,咱也不操那个心......来来来,接着玩啊,今天我买单。”

        在他们这个圈子里,玩桌球是玩,但有彩头。

        这彩头可大可小,完全取决于当事人的心情是好是坏。

        比如现在,秦喻君的心情不好,直接看向这男人,仰头说道:“那就来吧!既然王总买单,总是要给个面子的。不过,这输赢怎么说?谁输了谁就脱件衣服吧!”

        王总一向急色。

        闻言更是哈哈一笑,正中下怀。

        暖昧的大手在秦喻君的翘臀上捏一把,把一场男女之间的风流韵事,说得跟山水墨画似的:“行啊!但愿秦大小姐常胜将軍,到时候,我绝不反抗。”

        顿时哈哈笑起,将这个桌球奢赌,搞得更加期待连连。

        秦喻君拍开他的手,面色不好:“等你赢了再说吧!”

        因为心里存着事,秦喻君连输三局后,直接把球杆一扔,身上的t恤脱掉,露出仅着内衣的好身材。

        旁观的一众人全都看过来,有人吹着口哨,有人点着赞,场面瞬间热到沸腾。

        “好了,别吵了!”

        秦喻君沉着脸,压下众人的嬉闹,转身跟王总说道,“再来!”

        她就不信,赢不了这个王总。

        王利群是个老男人,油腻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