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苏芷嫣!”

        她叫着,心中的怒火一波一波的涌上。

        想到这三年之中,她所因此而受到的种种对待与屈辱,便再也控制不住的冲上前,举起手,想要用力打在她的脸上!

        “你打!你打啊!看看我们苏家养了这么多年的白眼狼,是如何恩将仇报打恩人的!”

        苏芷嫣不躲,反而把脸送了出去,以一种同归于尽的态度叫嚣着,“你有本事你就打!既然当了婊子,就别他妈再想立什么牌坊!其实你自己心里想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苏零月终于停了下来,气得脸色发白,眼前也跟着发黑:“不管我想什么,那都不是你要算计我的理由!”

        “可结果,不正是你想要的吗?”苏芷嫣再度说道,拉长的眼尾噙着一抹疯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都喜欢江初寒!我这样做,也算是如了你的意!”

        心思被戳破,苏零月向后退一步,全身的力气也跟着一下就散了。

        是的。

        她是暗恋着江初寒,可她却从没想过用这样卑劣的手段去爬床!

        爬床的结果,就是让她这几年,受够了指责,受够了白眼,也受够了苏家人的随打随骂。

        这一切她都忍着,也忍了很久了。

        见她不语,似乎也默认了这些似的,苏芷嫣更加变本加厉的指责着:“怎么,没话说了是吧,戳中你的心思了是吧!苏零月,你认命吧,你表面上装得清洁高傲,骨子里一样下贱!你不管怎么想的,最终还是做了爬床的丑事!这是事实,你无可争辩!”

        苏零月回神,突的呵出声:“你还是如同以前一样,但凡自己做错了事情,总会找到理由甩锅到我的身上......苏芷嫣,你自己算计人,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你怪谁?你活该啊!”

        啪!

        一记耳光重重打在苏零月脸上,苏芷嫣面色狞狰:“是吧!就算你说的一切都是对的。就算这件事情是我自作自受,可那又怎么样?我只是把他暂时让给你三年而已!三年后的今天,他依然是我的!”

        苏芷嫣冲到门口,把门打开,外面进来几个男人。

        为首的人,苏零月是认识的。

        她脸色一变,转向苏芷嫣:“你做什么?这是你跟我之间的事情,你叫王总来干什么?”

        “干什么?这不是明摆着吗?三年前,我就是要把你送到王总的床上,可惜让你跑到了初寒哥哥的床上,这是我的错。所以今天,我来弥补了。”

        苏芷嫣给王利群一个眼神,示意他赶紧动手。

        王利群:!!

        他其实有点打怵。

        江初寒的女人是那么好招惹的吗?

        他下意识看向颜色盛好的苏零月,哪怕就是正在气怒中,也显得格外楚楚动人。

        穿着睡衣的腰身,若限若现,里面似乎没穿内衣,也更让他蠢蠢欲动。

        但,又想到江初寒的手段,还是咽了下口水,跟苏芷嫣说道:“苏小姐,这,江总不会知道的吧?毕竟我是惹不起江总的。”

        “你不说,我不说,他怎么可能会知道?”

        苏芷嫣冷笑一声,似乎已经看到了苏零月马上就会被王利群这个老男人压在身下的场景。

        到时候,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看她还有什么脸面,再去勾搭当初寒!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别说,苏秘书这身材啊,我早就喜欢了。”王利群搓着双手,向着苏零月走过去。